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新媒体运营 > SEM竞价 >

谁是实体书店之都?北京一项数据领先纽约、巴黎、东京、悉尼

2021-08-24 23:59SEM竞价 人已围观

简介2020年,在疫情这只“黑天鹅”的背景下,实体书店业的生存状态如何?结果可能让人大吃一惊。...

(原标题:谁是实体书店之都?北京一项数据领先纽约、巴黎、东京、悉尼)

2020年,在疫情这只“黑天鹅”的背景下,实体书店业的生存状态如何?结果可能让人大吃一惊。

3月30日百道新出版研究院发布的《2020-2021中国实体书店产业报告》(下称《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大约有1573家书店关门,也有4061家实体书店新开面世,新开书店数量远远超过关门书店数量,全国纯新增书店约2488家。

这项数据是通过对各省份书刊发行业协会、40个新华书店集团、93家品牌连锁书店和163家独立书店进行问卷调查得到的,覆盖门店数量39342个。

其中,北京以639家新开数量位居全国各城市榜首,并在2021年中国书店大会上当选年度书店之都。北京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王野霏介绍,在2020年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北京市仍有至少200家实体书店开门营业,背后是地方政府的强力支持,“北京市2020年对实体书店的支持金额超过改革开放40多年来的总和”。

“书店倒闭总是令人伤感。”百道网CEO程三国说。过去的一年,深圳诚品书店关门成为行业标志性事件,进入2021年,几度传出关门消息的北京盛世情书店最终告别读者,亦令人唏嘘。

根据《报告》,中国实体书店数量2020年虽有增长,但在网购平台和疫情双重冲击下,整体销售额下降。

更为严重的是,曾被寄予厚望的咖啡、文创用品无法成为实体书店主营收入,线上业务贡献值不高,实体书店作为文化空间的商业模式难以跑通,实体书店路在何方?

北京超过7个国际一流城市

疫情冲击下,开卷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图书零售市场码洋规模首次出现下滑,同比下降了5.08%,规模为970.8亿元。

从不同渠道来看,网店渠道和前几年相比增速有所放缓,但依然保持正向增长,同比增长7.27%,码洋规模为767.2亿元;实体店渠道受疫情影响明显,同比下降33.8%,码洋规模为203.6亿元。

但实体书店数量却逆势增长。中国新开书店数量城市排名中,北京以639家新开书店数量位居榜首,西安、徐州、南京、连云港、哈尔滨、南通、上海、重庆跻身TOP10。从数据比较看,2020年北京一个城市新开书店数量是美国全国新开书店数量的近八倍。

根据shelf-awareness网站发布的信息,2020年美国实体书店关闭63家,新开实体书店84家,同样在疫情下实现净增长,只是增长净值不高。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国内新开书店最多的前15个城市中,除了北京、上海、西安、南京、重庆这样的一二线城市,还包括徐州、南通、连云港、营口、盐城、玉林这样的三四线城市。

截至2020年11月底,北京市万人拥有实体书店数量达到0.90个,已超过纽约、巴黎、东京、多伦多、首尔、悉尼和莫斯科等7个国际一流城市平均万人拥有0.85个实体书店数量。

《报告》将实体书店分为新华书店、民营品牌连锁书店、独立书店三类进行了调查。

承担新开书店的机构力量主要以新华书店和民营品牌连锁书店为主。新开书店数量最多的是重庆新华传媒有限公司,2020年新开书店数量为114家;安徽新华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以95家的数字次之。民营品牌连锁书店中,新开书店数量最多的是西西弗书店34家,渔书以32家位居第二。

调查显示,在未来开店意愿和计划上,表现积极的依然是新华书店和品牌连锁书店,独立书店未来新开书店的积极性不高。60%以上的独立书店一年内没有开店计划。未来三年内,48.77%的独立书店没有开店计划。

艰难的咖啡、文创、直播带货

受疫情影响,2020年实体书店经营受到很大冲击。

《报告》显示,有208家机构销售收入同比下降,占70%;37家销售收入同比下降50% 以上。仅有82家机构表示,2020年销售收入同比增长,销售收入同比增长占比50%以上的仅1家。

2020年7月,诚品书店在深圳闭店,不仅在业内而且在全社会引起巨大反响。“诚品书店一直被认为是实体书店向复合型书店转型的样板。”程三国说。

这意味着,在卖书的同时兼营餐饮、文创用品等高利润产品的模式,可能救不了日渐衰微的书店业。

《报告》也显示,从书店的整体收入结构类型来看,图书销售依然是书店的主要收入来源。2020年,接受调查的书店中,有24家图书销售收入占比100%,近三分之一的书店图书销售收入占比50-79%,24.13%的书店图书销售收入占比30-49%。

而对于新华书店集团来说,教材教辅图书依然是收入的重头,近一半新华书店教材教辅图书销售占总收入的50-79%,18.72%的教材教辅图书销售占总收入的80%以上。

问卷调查显示,餐饮收入为0的机构占比最多,占33.33%。文创文具收入占比10%及以下的占比最多,占36.62%。

“2020年,不少书店关门歇业,即使终于熬到了开业,走进书店的人也寥寥无几,疫情使‘图书+文创+咖啡+沙龙’的简单3.0模式备受质疑,倒逼从业者深入思考书店的本质和核心竞争力。”湖南新华书店集团董事长周亦翔认为。

黑龙江省新华书店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刘金凤也指出,咖啡和文创这两块的毛利水平是明显优于图书的,但在销售体量上的占比权重不大,咖啡和文创只是起到引流和维持营收平衡作用,并不靠这两块赚钱,利润的核心主力仍然是图书。

直播带货兴起,图书也是畅销商品。《报告》介绍,一些头部图书带货达人,比如王芳半年时间卖出图书3000万册、2亿多元实洋,平均一天就能卖出100多万销售额;樊登更夸张,据了解,某机构一本被樊登推过的书,年销量从不足一万跃升至数十万。如今,放眼当当、京东的亲子家教类图书排行榜,几乎是樊登一人霸榜,捋一捋榜单Top20,不是他自己写的书,就是他推过的书。

那么,实体书店依靠直播、短视频等线上渠道的销售状况如何?

《报告》显示,参与调研的实体书店主要还是以线下收入为主,同时线上也有所布局。线上收入占比50%以上的书店,仅占参与调研的书店的4.93%。

根据数据,2020年,实体书店的线上收入、线下收入同比增长均有所减缓;其中,一半以上的独立书店2020年线上收入同比没有增长。

“我一再强调,短视频及直播对于书店来说,不应是销售渠道,而应是传播工具。抖音等平台的网红直播带货模式诱惑许多实体书店模仿和跟进,能成功赚钱的相当少,费时费力根本就没有影响力,路走弯了。”百道网高级顾问三石说。

实体书店的营利前路

实体书店的艰难,除了疫情之外,根本还在于读者在持续形成线上消费习惯和数字阅读习惯。

《报告》指出,中国实体书店业的发展还面临内部恶性循环的问题——书越出越多、定价越来越高,但单册平均印数越来越少、折扣越打越高,实体店与网店书籍售价差距越来越大。

前路黯淡,实体书店的经营模式该向何处转型?“我认为,诚品书店深圳闭店的影响被放大了,而茑屋书店进入国内的影响被低估了。”程三国说。

日本茑屋书店2020年已进入杭州、上海等城市,并公布计划在中国开设1100家店铺。但据介绍,中国的茑屋书店与日本不同,不同城市的门店由地产公司引入茑屋品牌,实行独立运营,由茑屋中国分公司负责品牌管理和运营指导,更接近策划咨询模式。

《报告》指出,茑屋在中国采用的似乎不是直接向读者收费的B2C模式,而是向合作方收费的B2B模式。

程三国认为,“实体书店未来在公共文化服务系统中获得的价值可能会大于在文化产业系统中获得的价值”。

比如,皖新传媒推出共享书店两年多来,线下4万种图书的总借阅量超过520万册,而其所在的合肥市人均读书量是12.6本,远超全国人均读书量4.67本。

再比如,上海大隐书局从营收195万元到营收6000万元,只用了四年。To C业务为大隐书局打响了名气,但书局更多的收入源于To B业务。

大隐书局的三个定位分别是:图书零售商、公共场馆运营商与文化内容提供商,后两个都与To B业务有关。依托上海市财政在购买优质文化内容上的大力投入,大隐书局让数十个项目进入政府的公共配送服务中,并托管多家图书馆的日常运营,获取了稳定的收入。此外,通过提供图书分享类、文艺演出类、时尚手工类等多种类型的活动,在上海服务20多家大型企业集团、200多家党团组织、200多家公共艺术场馆。并衍生出空间设计业务,为文化机构、宣传部门等单位的公共空间进行设计。

《报告》认为,实体书店需要把优质的图书、丰富的活动、科学的管理,做成产品卖出去,改变只有读者到店才能获利的格局,成为文化内容的提供商、空间管理的服务商,才能够在未来国家提升公共文化服务的文化发展战略中切到更大的蛋糕。

(作者:王峰 编辑:钟映佳)

Tags: [db:TAG标签] 

广告位
    广告位

本栏推荐

    广告位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76692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